288、三具棺椁,我似乎喜欢上了他(求订阅)_我在修仙界大器晚成
笔趣阁 > 我在修仙界大器晚成 > 288、三具棺椁,我似乎喜欢上了他(求订阅)
字体:      护眼 关灯

288、三具棺椁,我似乎喜欢上了他(求订阅)

  我在修仙界大器晚成正文卷288、三具棺椁,我似乎喜欢上了他话音落下。

  周遭的氛围一片死寂。

  齐成楚怔了。

  狐山的脸色彻底铁青了。

  没人会认为,这黑裙女修此刻所说的话,是在开玩笑。

  十倍偿还!血债血偿!

  这是只有对仇家,才会说的话。

  “宫舒兰,你个贱货!我狐山帮你杀了你的仇敌,伱反过来,还要杀我?好得很!好得很!”狐山仙子怒极反笑,她压抑着怒火,转为嘶哑的男音,语气嘲讽道。

  她此刻,可无暇心去解释:卫图并没有死,而是大概率逃生了。

  纵然狐山知道,在太虚境内,与宫舒兰“以和为贵”更为重要。

  但相比眼下的安全,狐山更在意,她日后在拘灵派内的威望。

  今日若不治治宫舒兰这个小师妹,待离开太虚境,她不仅会因威望大减,难在拘灵派内抬头,而且“五行婴”亦有可能,会与她失之交臂。

  后者,更让她难以忍受。

  拘灵派,可不是什么论资排辈的地方。而是魔道中的邪道。

  狐山倒要看看,宫舒兰有何本领,竟敢在她面前,说出这么一番话。

  “狐山道友、宫道友,现在是在太虚境内,两位道友慎重考虑……”

  见此,齐成楚大感头痛,不过为了自己的前途和小命着想,他迫不得已,只得上前一步,劝说二人了。

  但他话刚说到一半。

  在卸山岭谷口的宫舒兰,便直接动手了。其手掐法诀,道了声“疾”,面前五步外,便浮现出了三具倒竖棺椁。

  这三具棺椁,每一道棺椁,都透露出在金丹境之上的威压,令人心悸。

  左边棺椁率先破开,走出了一个身穿练白劲装的持剑老者,其身上浮现着霸道的剑道气息,强大的法力波动,致使周遭空间微微震颤。

  “皇天剑主?”

  齐成楚率先认出了这位持剑老者的身份,在他初入修仙界时,这位“皇天剑主”便已是庇护苍穹城的元婴老祖了,受到了靖国上下修士的一致尊崇。

  只是,齐成楚记得,早在四百多年前的时候,皇天剑主便已经坐化了,怎会突然出现在此处?

  “这元婴修士只是人傀,最多只能发挥生前的三成实力,齐道友不必担忧。”狐山对齐成楚传音道。

  金丹和元婴之间,隔着一个大境界,尽管他们两位“金丹大修”已经无限逼近于元婴境了,但论起战力,和元婴境还是相差极大,有若天堑之别。

  狐山不得不暂安齐成楚之心,以防其临战脱逃,或者生出什么异心。

  “这贱人是借助拘灵符和鬼傀宗秘术,控制的这些元婴尸骨。”

  “以她实力,操纵元婴人傀还很勉强,无法一口气控制三具元婴人傀,这是你我的战机。”

  “抢先一步,夺走另外两具棺椁。”

  狐山经验老道,熟知宫舒兰的对战手段和掌握的秘术,因此在对峙的一瞬间中,便找到了宫舒兰的破绽之处。

  而她之所以不擒贼先擒王,则是知道宫舒兰灵体的特殊性——除非同时杀死与其性命相连的另一人傀,不然宫舒兰永远都不会身死。

  “好!”齐成楚习惯性的相信狐山,毕竟相比狐山,宫舒兰不仅境界更低,而且还只是其在门内的师妹。

  况且,“杀死”卫图,他才是那个最大的杀人凶手。

  话音落下。

  狐山和齐成楚二人,一前一后,瞬身上前,准备夺走宫舒兰施法召唤而出的另外两具倒竖棺椁。

  不过,就在二人接近棺椁之时。

  最早破开棺椁的“皇天剑主”在宫舒兰的操控下,动了。

  他的速度比狐山、齐成楚二人更快,宛如一道剑光,直接拦在了二人面前,三两拳便将二人轻易击退了。

  同时,皇天剑主冷哼一声,一甩袖袍祭起腰间长剑,对前来袭击的狐山、齐成楚二人狠狠斩去。

  这七尺长剑,在劈向二人的时候,化作了一道璀璨黄霞。

  黄霞中爆射出无数道细小的黄色丝线,宛如道道针芒一般,朝狐山、齐成楚二人周遭席卷而去。

  “是皇天剑主的剑气化丝!他的剑道造诣,是靖国第一,当年号称是边境第一剑修。”

  望见此幕,齐成楚神色微变,他一边对狐山解说这神通的由来,一边施法祭出一盏古灯,抵挡纵横而来的剑气。

  在法力的催使下,古灯大放光芒,凝聚除了一个蓝晶护罩,牢牢罩在了齐成楚的法体之外。

  砰!砰!砰!

  黄色剑气落在蓝晶护罩之外,虽未立刻将这一护罩击碎,但其涤荡而来的巨力,也让藏身其内的齐成楚,大感吃力,气血浮荡不止。

  “剑气化丝?”狐山柳眉紧皱,她轻喝一声,身上的粉白长裙瞬间如花瓣般绽开,化作毛绒绒的巨大狐尾,将她的法体牢牢护在了里面。

  这一秘术,若在血屠海石窟的卫图看到,定会认得,其与御兽宗修士左魁当年施展的“兽化之术”一般无二。

  只是,左魁多出的是金色猿臂,而狐山多出的是粉白狐尾。

  粉白狐尾坚不可摧,甚至比齐成楚的古灯法器还要胜上一筹,在面对皇天剑主的剑气化丝神通时,包裹在狐尾内里的狐山仙子,几乎毫无损伤。

  不过——

  狐山、齐成楚二人的被迫防御,也让宫舒兰彻底争取到了时机,将右边棺椁的元婴人傀,亦召唤而出了。

  “呼延鹏?”这次,狐山和齐成楚二人皆认出了这第二具棺椁中的元婴人傀曾是何人的尸骨了。

  其正是两百年前,正魔大战中,靖国陨落的第一位元婴修士——御兽宗的太上长老呼延鹏。

  呼延鹏中年模样,一身淡蓝道袍,内里隐隐罩着一领暗红甲胄,右手持有一只金刚镯。

  “想不到,这贱人,竟然连呼延鹏的墓穴都盗了。也不知,她那第三个棺椁里面,装的是哪一位的元婴尸骨。”狐山脸色阴寒,冷声道。

  此刻,她当然不是为“皇天剑主”、“呼延鹏”这些被盗尸骨的元婴前辈叫屈,而是为她自己的处境,担忧起来了。

  内有宫舒兰反水,外有鬼罗魔主等人虎视,搞不好,她今日说不定真的会陨落在这太虚境之内了。

  ——狐山并不认为,都闹到如此地步了,宫舒兰这个小师妹还会帮她,不把今日她和齐成楚偷闯太虚境的事,泄露给外面的鬼罗魔主等人。

  鬼灵体这种特殊体质,逃命的手段一流,非是她能媲美的。

  换言之,引来鬼罗魔主等人,宫舒兰能跑,她和齐成楚,可难跑了。

  不过好在,天无绝人之路。

  就在狐山和齐成楚二人,认为宫舒兰还会唤出最后一具棺椁内的元婴人傀时,宫舒兰似乎神识不支了,她重新掐了一个法诀,收回了这具棺椁,取出了四具金丹境的人傀。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ise.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ise.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